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衛視直播 > 浙江衛視 > 新聞內容

浙江一女子與“侄子”畸形戀被殺害

時間:2018-10-24 15:23:19  來源:  作者:  瀏覽量:

 浙江一女子與“侄子”畸形戀被殺害

 

“我和朋友去跳會兒廣場舞,晚點再回家。”2010年9月3日晚上8點16分,在浙江義烏義亭鎮打工的賴明(化名)接到了老婆的電話。
賴明聽到過一些關于老婆私生活的風言風語,但面對比自己小10歲的老婆謝萍(化名),賴明很多時候選擇原諒。賴明和謝萍都是江西人,義亭鎮經濟發達,鎮上有不少工廠,兩人選擇到這里打工賺錢。
那一個9月的夜晚,賴明在家一直等老婆跳完廣場舞回來,殊不知,這一等就是8年后。等他和老婆再見面,老婆已經是水渠下的一堆森森白骨。
謝萍死于一段畸形戀。2008年開始的一段婚外戀,在那個夜晚開出了惡之花……10年后的2018年10月23日,當一身囚服的張旭龍(化名)出現在記者面前時,這個埋藏了10年的秘密終于全部揭開。震驚當地的義烏白骨案隨即宣布告破。
異鄉孽緣
他和“嬸嬸”發展成了情人
2008年的中秋前的一個多月,張旭龍(化名)收拾好行囊,從老家江西來到后爸打工的義亭鎮。
這個當時才19歲的小伙子,成了謝萍在月餅廠的工友。
張旭龍后爸和謝萍老家同村,說起來還算帶點親戚關系,論資排輩的話,張旭龍得管只比自己大2歲的謝萍叫“嬸嬸”。
月餅廠的工作時忙時閑,平時得空的時候,工友們會一起聚著聊聊天,或去鎮上四處逛逛。
對于這個年齡相仿的“侄子”,謝萍也是格外照顧。
“在工廠里經常會拉我聊天,出去逛街看我沒錢,會給我買點東西,我當時覺得這就像姐姐照顧弟弟,只是我沒想到后來會變成這樣子。”在義烏市看守所,張旭龍隔著鐵窗,一聲長嘆。
沒過多久,倆人之間已經無話不談。據張旭龍自述,謝萍不時會跟他抱怨老公,他也會安慰她。
張旭龍和后爸租住的房子,離謝萍夫妻租的房子很近。一次,張旭龍去謝萍家找她玩,當時房間里只有謝萍一人在,倆人都沒能按捺住發生了關系。
“我知道她是有家庭的,但還是變成了情人關系。”張旭龍說,2008年他在義亭待了一個月左右,中秋節的月餅做完后,就回江西老家繼續種雷竹,在這一個月的時間里,和謝萍單獨約會了兩三次。
很快東窗事發。
當年下半年,有老鄉私底下和謝萍的老公賴明說起,見到張旭龍坐在謝萍的床上,火冒三丈的賴明帶上謝萍趕到張旭龍家中。在對質中,張旭龍不慎說漏了嘴。
“你要敢打他,我就死給你看!”看到張旭龍要挨打,謝萍以死相逼,賴明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。
數次威逼
他想結束,但她不肯
在謝萍的制止下,事情沒有鬧大。
“我后爸他們還不知道這個事情,所以第二年(2009年)7月,又叫我去義亭的月餅廠繼續做工賺錢。”張旭龍說,在老家種植雷竹,剛好中秋前沒有太多事,一般村里人都會選擇出去打短工補貼家用。
張旭龍再次回到義亭鎮的月餅廠時,謝萍已經不在月餅廠了,但人依然在義亭,難免還是會打照面。
“路上打招呼我也不敢多說什么,害怕被別人看到會有閑言碎語,害怕他老公再來找我。”就這樣,一個月很快過去,張旭龍也回老家談了女朋友并結了婚。
2010年,張旭龍再次到義亭的月餅廠來打工時,把老婆也一起帶來了。
張旭龍原本以為自己組建了家庭,加上2009年一整年沒怎么聯系,他和謝萍之間的這段關系就此告一段落。
哪里知道,謝萍沒這么想。
“我離婚,你也離婚,我倆一起過吧。”按照張旭龍的說法,2010年,謝萍有次在街上看到他,突然和他提了這么一個要求。
“我拒絕了,也勸她很多次,但是她不聽,不知道哪里弄來我手機號碼,開始給我發短信、打電話,老是問我對她的要求考慮得如何了,前后加起來有十多次。”在看守所,張旭龍這么跟記者說。
“你在哪兒,考慮的怎么樣了?”2010年9月2日傍晚,謝萍又給張旭龍發來了短信。
“剛從工地下班,晚飯都還沒吃,有事情我們明天再談吧。”張旭龍回。
當天回到家的兩個人,可能都沒有想到,一場悲劇即將來臨。
拋尸水渠
事后他繼續裝沒事在月餅廠上班
第二天晚上,也就是2010年9月3日晚上,張旭龍和謝萍在事先約好的橋洞碰頭。
“我和她在鎮上轉了一圈,刻意沒有去聊感情,走了大概有一個小時,又回到了最開始碰頭的橋洞。”張旭龍說,倆人都走累了,剛好穿過橋洞不遠處是一片田畈地,就在田埂上坐著休息。
“她又開始追問我考慮得怎么樣了,要是不同意的話,就把這件事告訴我老婆和長輩,讓我在村子里抬不起頭,我當時覺得滿腦子都是她的聲音,特別煩人,只想讓她閉嘴,就順手撿起一塊石頭往她頭上砸過去。”
“砸了第一下,她開始罵我,罵得很難聽,我更加生氣了。”
“閉嘴!閉嘴!閉嘴!”張旭龍接著砸了三四下,等到回過神時,謝萍已倒在地上沒了呼吸。
張旭龍發現不遠處有一個灌溉用的水渠,上面壓著水泥板,便把尸體扔到水渠里,把水泥板重新蓋上。謝萍的錢包和手機他也找地方扔了,然后去溪邊洗了手上的血漬,回到了住處。
“一到屋里我把衣服脫了洗了,手一直在發抖,我拼命克制住,生怕被家里人看出來異樣。”事后,張旭龍繼續在月餅廠上班,直到中秋節前月餅做完才回了老家,“不敢提前走,怕人起疑心。”
謝萍失蹤后,賴明去找過張旭龍,但賴明以為老婆是準備和張旭龍私奔,壓根沒想過謝萍已經遇害了。
“我都帶著老婆一起來打工了,怎么可能還跟你老婆去私奔,再說了我要是想去私奔,現在你還會在這里看到我?”張旭龍的這番回答,讓賴明無話可說。
意外發現
水渠里打撈出“她”和她的一雙涼鞋
來找張旭龍質問前,發現妻子深夜未歸的賴明已經去義亭派出所報了警,并且在周圍尋找謝萍直到天亮,之后連續多天,又和在義亭鎮的江西老鄉一起,把周邊地區都找了一圈,但沒有任何收獲。
“當年死者丈夫到派出所報警后,民警及時采集了死者女兒的相關信息,并將死者列入失蹤人員名單。”義烏市公安局刑偵分局副大隊長樓奎谷介紹道。
那么溝渠中的尸體這么多年為何無人發現?又是在什么情況下被找到的呢?
原來,這處作為灌溉用的溝渠,平時是一名老菜農在用的,七八年前老菜農去世后,幾乎就沒有人再去用這個溝渠,平時也不會有人閑著沒事把這么重的水泥板給移開。
今年10月14日中午,真的有個“閑人”——17歲的小顧——在抓魚途中路過溝渠,從兩塊蓋著的水泥板中間的縫隙里,看到有白色的東西在反光。
好奇心驅使下,小顧把水泥板抬開,又找來一根細竹竿,捅了幾下徹底被嚇到了:白色的東西,是一個頭顱上的牙齒。
小顧趕緊報警。
法醫到了現場后,清理打撈出一具完整的女性尸骨,并發現頭骨有明顯損傷,分析系生前被人用鈍器多次敲打所致。
現場清理過程中,還發現了一雙在那時候看起來比較時髦的涼鞋,而死者隨身的衣物已經一定程度被分解了。
嫌犯落網
被抓時他在東陽某企業食堂吃面
義烏警方立刻開始排查失蹤人員,并在發現尸骨的次日早上就有了重大進展,通過高科技手段進行比對,警方找到了一名匹配對象。
警方找到當年的報案筆錄,對比失蹤年份和當時的衣著,死者的身份信息浮出水面:謝某,女,江西弋陽人,1987年生,2010年9月3日報失蹤。
專案組民警馬不停蹄火速趕往江西,將死者丈夫接到義烏。
警方采集了賴明及其子女的相關信息,通過進一步比對,確認了死者謝某的身份。
據賴明反映,謝萍失蹤前與多人有過曖昧,但他還是很疼這個老婆的。妻子“失蹤”后的幾年,賴明一直認為謝萍是跟人跑了,沒有放棄過尋找,雖然離開義烏多年,但賴明義烏的手機號碼一直沒停用,只為了妻子有一天能重新聯系。
警方將重點排查對象放在了與謝某有過感情糾葛的人員身上。
通過對謝某生前工作、生活的場所進行認真細致的走訪,線索慢慢都指向了同一個人:張旭龍。
10月16日下午,警方趕到東陽某企業,將正在二樓食堂吃面的張旭龍抓獲。
“那年之后幾乎就沒去過義亭鎮,這些年總是半夜被噩夢驚醒,現在夢里被民警抓住的畫面,終于成了現實。”說完,張旭龍低頭沉默,而接下來等待他的,將是法律的制裁。

已有位網友發表評論
網友評論

登錄名: 匿名發表
(★^O^★)MG幸运狮子闯关 黑龙江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 台湾麻将单机版 麻将花色怎么分 乐中乐国际娱乐平台 体育彩票顶呱刮官方网 江苏11选5任7杀2号 金融理财分析师 欢乐升级看不懂怎么玩 bbin官方网站娱乐场 澳洲幸运5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广东快中彩玩法 2021以太坊行情最新价格 535网络棋牌游戏 微信麻将安卓 重庆时时彩过年会停吗 新疆11选5规律